《剑网3》八周年故事:你的闺蜜都已经二胎了

一翻日历,原来是七夕越来越近了。前两天才买的礼物,竟然就忘了。这样下去买好的礼物都得忘了寄。

我手上转着笔,总觉得忘了什么,又死活想不起来。

一翻日历。

原来是七夕越来越近了。前两天才买的礼物,竟然就忘了。这样下去买好的礼物都得忘了寄。

微信的消息声把我从“人真的老了啊”感慨里拉出来。

点开一看,是闺蜜发的消息。

“大宝贝我跟你讲我好气啊!”

“我跟我老公说,8月底了,你有没有想起什么啊?”

“这个狗子,这个狗子想了一下,一脸正经的跟我说,哦,立秋快到了。”

“啊啊啊啊,七夕呢!!!这个家伙是不是不爱我了!!是不是都忘记了这个节日了!”

听着闺蜜的咆哮我实在是很想摊摊手,回她一句,没事,工科男的思维。实际上我也确实是这么说的。

“你家哈士奇每年能记住的日子大概就是你生日。

你们女儿生日。

结婚纪念日。

还是因为你们的结婚纪念日特别好记。

而已。”

“你是不是也不爱我了?!”闺蜜超级怨念的回我。

(开什么玩笑,我他妈爱死你了!给我地方住给我煮饭吃还让我晚上帮你带女儿的,我怎么可能不爱你。)

闺蜜对我很好,收留孤身在外工作的我,给我一处容身之所。担心我营养不良,天天变着花的给我做饭。对我信任得有如亲人,女儿都是让我带的。

我想这辈子都再遇不到这样一个人了吧。

心里是这么想,说出来话倒没有这么浓重。

“特别爱你,你看你生的孩子都不是我的,我都对你不离不弃。”

“别跟我贫嘴,我问你,你什么时候把你那个情缘领过来给我看看,你看我都已经二胎了,你怎么还是……我老大上小学之前你真的能结婚吗?”我靠,能不能别老提这个了。我被她念叨得耳朵都起茧了。

每次提到这个话题,我就倍儿后悔拉她来玩剑三这个游戏。那会儿80年代。我们两个人都还在读大学。我把她拉进这个坑,又因为忙,只好丢她一个人在游戏里鬼混。闺蜜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满级。那时我给她收了点装备,又接着放养她。谁想到,她满级没两天就找了个情缘,一个浩气的天策。

我“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奶妈,就这样成了别人的绑定奶。

狗子是主T,闺蜜是奶妈,俩人一起打本一起浪野外,你风袖来我给渊,你秀气来我打雷,倒也安安合适。一晃他俩就处到了大学毕业。闺蜜提着行李去了狗策那边,走的义无反顾。(自是青春年少,不顾山水迢迢。)

她在那,找了工作,和狗策的感情也是稳定发展。

在我大四那年的冬天,他俩结婚了。我是伴娘。

为了塞下那套伴娘服,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减肥。

毕业的那年暑假,凌晨四点我被狗策的电话惊醒。“花花,我老婆……我老婆进产房了。她让我告诉你一声。”

刚说完啪叽电话就挂了????

你们这样把我吓醒就跟我说了个这个?

恩????

直到早上9点多,她老公又打电话过来。“我老婆生了个女儿,现在挺好的。她说晚点再给你打电话,现在没力气。”

“行行行,你让她好好歇着。”我说这句,就把电话挂了。

那时,我才发现这么多年不经意地就过去了。她早就毕业离家,而今又结婚生子。我和她零落西东,却又处处相逢。

同年年中,我因为家里的一些变故,赖进了闺蜜家。

 

先是找工作。

周末闲的时候我和闺蜜就逛逛街,在家的时候帮她带带孩子。

我年头谈的对象分了又和好了,如今也因为奔现的事情和他在闹着矛盾。

一转眼,经年又去,白云苍狗。

5月份,她神秘兮兮的跟我说,大宝贝,我怀孕了。

我:?????????

我闺蜜已经二胎了,而我却……

而我却可能在七夕恢复单身,有点惨淡。嘛,不过各自有各自的缘分,且行且珍惜吧。

一个电话把我从回想中拉了回来,是闺蜜打过来的。

背景音很嘲杂,叫卖声还价声似是裹着森罗万象,一片混沌。

“大宝贝,我发现今天的鱼很新鲜,我买一条鱼,你今晚给我做酸辣鱼啊。”

此刻只有她的声音是清晰的。

“记得买菜椒和番茄,家里的姜快没了,也买一点回去。”我在电话这头叮嘱她。

“知道了,我等你回来做饭哦,爱你哦大宝贝~”闺蜜说完,啪叽对着电话亲了一口。可能只是为了晚上的酸辣鱼献殷情?

“我知道了,我也爱你,挂啦。”放下手机,看看时间,还有一个多钟就下班了。

想了想今天要做酸菜鱼,大菜啊。要早点回去给我的大宝贝做饭才行。

日子一天天过,今日如同往日,却又掺着些许不同份的欢乐。

今年七夕,亦如往昔,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义无反顾。

曹啸

曹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