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侵权?结合郭小四来谈谈游戏行业中的法律误区

编辑:老衲 发布时间: 进入论坛

​2015年7月10日,手游龙虎豹与北京大器律师事务所再度携手,共同于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创业会客厅”举行了主题为《如何界定山寨与创新》的主题沙龙。

        2015年7月10日,手游龙虎豹与北京大器律师事务所再度携手,共同于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创业会客厅”举行了主题为《如何界定山寨与创新》的主题沙龙。在沙龙中来自于北京大器律师事务所的执行合伙人王韵律师结合游戏行业与影视行业中的相关案例为与会者进行了交流与沟通。而手游龙虎豹结合王韵律师在会议中主讲的内容,通过游戏行业中的一些案例,再度尝试着为您做出一些法律方面的普及与解答。

        趁着《小时代4》黑一把小四:郭敬明被判侵权给游戏行业何种启示?

        《小时代4》是近期最为火爆的上映新片之一,伴随着这部电影的上映使得郭敬明的热度又一次受到了近一步的提升。而结合电影同时期上线的游戏《小时代》使得这种热度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不过龙虎豹在此想到的是另外一个问题。那即是此前郭敬明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被作家庄羽起诉侵权的案件。该案最终法院的判决为郭敬明侵权成立,而这起案件虽然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对于游戏行业仍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在沙龙现场,王韵律师也谈起了这起案件。他在阐述“复制权”这一环节时谈到了这起案件。指出,所谓的“复制权”通常是指一模一样的翻拍、翻录、录音,也就是指复制件与原件应该表达一致。具体到文艺作品中来说,如果一款作品之中虽然与原作区别,但是如果这个区别并没有构成实质性差别的话,那么其仍然构成复制行为,即被视为是典型的抄袭。

        而在庄羽诉《梦里花落知多少》侵权一案中。法院通过十二个主要情节的对比最终确定郭敬明侵权成立。对此王韵律师在现场解释“尽管《梦里花落知多少》与《圈里圈外》中没有一句话是一模一样的,同时具体表达也不一样。但是法院通过对比诸多情节结合起来似曾相识,非常相像。”这即表示在法院的判决中,首先确定了人物关系故事情节属于表达而非思想,而关于后者的侵权诉讼在法律的界定上往往非常模糊。其次,法院在判决中明确以《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中第38页的一个情节——即主人公高原穿着唯一的名贵衣服与情人林岚吃饭却不慎将菜汤滴在身上并导致林岚嘲笑进行举例。这一情节与《圈里圈外》中的情节极为相似,但单就主人公的某一句话或者是某一情节就认定为是抄袭和剽窃成立的话显然是不公平的。但法院表示在《梦里花落知多少》中存在类似于此的大量相似情节,因此最终判决郭敬明抄袭成立。而王韵律师在现场则表示:”做为抄袭来讲,有低级抄袭和高级抄袭两种情况。低级抄袭是指简单的剪刀浆糊式的抄袭,即直接的复制。而高级抄袭则还会改头换面,甚至包含一些隐匿的内容在其中。”

        那么,如果将这个案例套用到游戏行业中。龙虎豹第一时间想到的即是某一类型或是某一题材游戏成功之后产生的大量后续模仿作品。对于这些作品龙虎豹不好笼统的归类到“山寨”之列,这是因为第一游戏行业的玩法创新本就是极为罕见的事情。第二则是玩法抄袭在法律上的定也是比较模糊的。但问题在于,对于某些RPG特别是强调剧情的单机RPG游戏来说,在一款产品火爆之后所产生的情节类似的产品是否构成抄袭即成为了一个争议焦点。最典型的即是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在《仙剑奇侠传》火爆之后,游戏市场出现了大批量的“仙剑LIKE”作品,这些作品的统一标志是在战斗、游戏视角、情节等方面都与《仙剑奇侠传》存在着较大的类似。如《仙剑奇侠传》是一个男主角与三个女主角产生感情纠葛,“仙剑LIKE”作品在感情线上亦是一男对三女。而《仙剑奇侠传》最终女主角为了天下苍生而牺牲,于是“仙剑LIKE”作品最终结果往往女主角亦是为了种种原因而在结局中牺牲。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任何一单一情节拎出按照我们此前曾经了解到的似乎都无法构成抄袭成立。这是因为无论是“一夫多妻制”还是“女主角牺牲”似乎都无法构成作品的独有性。但如果参照《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成立一案,不难发现一旦法官结合多个情节,并将之视为是一种表达而并非是思想的话,那么对于“仙剑LIKE”类产品在法律层面则极为不利,其抄袭极有可能成立。

        当然,《仙剑奇侠传》年代久远。时至今日已经鲜有作品在公然的以这部作品为模板进行山寨,而在上世纪90年代游戏行业法律意识较为薄弱,使得如果大宇要对于这些“仙剑LIKE”产品进行诉讼可能已经错过了最佳的诉讼期——最典型的是一些作品如《绝音魔琴》等今天恐怕已经找不到研发商了。但在手游领域,随着游戏的逐渐深入发展,这一问题却是不可被忽视的。

        《大掌门》为何被侵权?

        《大掌门》侵权案件是2013年末引发行业关注的焦点性侵权案件。同时也是国内第一涉及知名作品改编权的案件。正是从这起案件开始,国内的手游从业者与企业前所未有的意识到了IP的重要性。并引发了新一轮的“IP争夺战”。在现场,王韵律师以亲历者的角度阐述了这起案件。

       王韵律师在现场首先回顾了畅游起诉《大掌门》的案件。作为权利方的代理人,也曾经在是否侵犯版权的问题上产生过犹豫,毕竟卡牌类游戏的情节太弱了。王韵律师指出除角色名称外,《大掌门》游戏中为每一位角色都设计了相关技能,并且在每一张角色牌上都为相应角色设计了几十字的人物小传。如黄药师为“自创数门奇功,武功奇高,通晓天文地理,琴棋书画,奇门遁甲各类知识,堪称百科大全”。这些人物小传结合黄药师的奇遇如“桃花岛众”设定为与梅超风齐上阵生命提高25%。“父女齐心”与黄蓉齐上阵防御提升25%等可以被判定为“利用了原著情节”,再结合每个关卡中体现的零碎情节,如“杏子林丐帮内乱、游坦之在全冠清的帮助下窃位丐帮帮主”、“灵鹫宫内乱、天山童姥重现”等,系明显糅杂金庸作品内容进行改编的行为”,落入原告所获独家授权范围内,所以被告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获得的11部金庸作品游戏改编权的独家许可使用权。

        但是这起案件的最终结果是以玩蟹科技与畅游达成和解而告终,双方并未对薄公堂。

        但随后一个问题与之俱来,那即是如果《大掌门》仅仅是使用了这些人物的设定,但并不借鉴剧情——即将所有的人物小传与奇缘设定取消,是否就可以判定为侵权不成立?而这并不是一个小问题。事实上在今天大多数重度联网的手机游戏中,由于玩家往往看中的是后期的PVP,因而并不是每部游戏都对IP中的情节格外倚重。而一些轻度的跑酷类游戏甚至根本就不需要剧情。那么,是否就意味着这样的作品可以堂而皇之的侵权逃脱法律的制裁呢?

        王韵律师在现场否定了这种想法。他表示如果有CP或发行商抱有侥幸心理并这样做的话,那么极有可能触犯《反不正当竞争法》。而法庭在判决中对此情况主要依据的有两条,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第五条则是关于知名产品的包装装潢的相关规定。即在美术作品上如果完全做到不一样,但看上去又类似,那么法院极有可能在侵权作品与被侵权IP的对比过程中被牵扯到不正当竞争。的确,如一些CP所想,法院在判决过程中对于第五条的使用一般非常谨慎,首先法院要判定游戏界面属于不属于装潢包装,其次被侵权IP或产品还要证明自己是一个知名的产品。这可能牵扯到市场反应、销量与随着时间的推移所获得的荣誉等等。这些使得第五条的使用一般非常谨慎。但是如果第五条不能适用的话,那么法庭仍然会在判决中考虑第二条。王韵律师在现场明确表示:“通常如果原告方获得了作者的授权,特别是像金庸小说这样的巨额授权而做出了一款游戏。而被告方做的游戏和原告类似或者是同一类型或者是同一题材,但是却并没有取得相关的授权。那么可以认为其是不正当的节省了这部分的成本,并由此在市场上取得了不正当的竞争优势,从而使得第二条成立并判决不正当竞争成立。而如果将这一条套用到当前的中国手游市场的话,不难发现诸如《火影忍者》、《海贼王》题材的未取得IP的手机游戏由于相关的授权已经在腾讯手中并且其已经打算研发这一题材的作品,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未经授权抱着侥幸心理的手游CP无疑要面临着较大的法律风险。

        不过,在现场王韵律师针对于游戏的授权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改编权有很多种,在某种情况下其实CP并不一定非要取得完整的改编权。如前文所述的”跑酷类“游戏中,由于不涉及故事情节与背景,因此往往仅仅花较低的价格取得角色形象使用授权即可。而这对于CP来讲无疑是比全部的IP改编权更为合算的。

        两个《秦时明月》的故事:法律争议该何解?

        《秦时明月》的手游授权是一个特殊的案例。在2014年的手游市场上先后出现了触控的《秦时明月》与畅游的《秦时明月2》两款正版授权手游的案例。王韵律师在现场的发言中并未提起这一事例。但结合随后其讲解的法律知识,龙虎豹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一事件。

        先来介绍一下事件的背景。《秦时明月》是玄机旗下的一个经典国产动漫IP,早在2009年时,上海著名的页游研发商骏梦科技意识到了这一IP的价值,并与玄机达成协议,签下了这部作品为期四年的页游改编权。在当时手机游戏并不普及,因而在合同中也没有涉及到这一部分的内容。但在2012年合同即将到期时,手游市场突然爆发,在此情况下骏梦科技研发出了《秦时明月》的手游版,并对玄机表示”用iPad玩的也是页游,并非手游“,随后这部作品被触控相中并重金代理。但与此同时在2014年合同到期之后,骏梦科技并未取得新一轮《秦时明月》手机游戏的改编授权。因为新一轮的授权已被畅游取得,并在随后推出了全新的《秦时明月2》。一时间市场上出现了两个《秦时明月》的奇景。看上去,问题的焦点即在于骏梦的《秦时明月》在授权不明的情况下是否合理。

        事实上,骏梦与玄机关于《秦时明月》授权的这一事例并非个案。随着手游行业的深入发展也会不断涌现。这主要是因为手游仅仅是近两年突然爆发的新生游戏形态。但做为中国游戏的主体网游行业却已经在中国发展了15个年头之多,其间许多IP已经在此之前的时候授权给了不同的公司。但由于当时手游的机能限制以及市场等原因这些公司往往并没有意识到手游的价值,因此虽然取得了游戏改编授权,但在合同中却没有明确的标注”手游改编权“。而对于这种情况,王韵律师在现场表示”当授权不明的时候,法律通常会认定为作者没有授予这方面的权益。与此同时还要参考当时具体的情况,如游戏在当时是否已经研发完毕?有没有相关的限制范围?对价是否公平合理等等。”

        那么,以此再回头来看骏梦科技的《秦时明月》。据龙虎豹从第三方得知的是骏梦当时取得的是网页游戏授权而非手机游戏授权。这个概念在国外游戏授权中是分类很清晰的,例如web game和mobile game。而2009年时骏梦科技签下《秦时明月》IP时手游市场仍处于萌芽阶段,因而在合同中对此并没有明文规定。也正因此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属于“授权不明”的状态,应适用于“版权方没有授予此方面权益”。而这也和法律本身的“促发展”的主基调是相吻合的——举例来讲20年前只有单机游戏没有端游没有页游更没有手游的情况下,某公司以一万块钱的价格签下了一个IP的游戏改编权。而在20年后端游页游手游市场已经兴旺,该公司凭借这一万块钱取得的IP在每个形态上都做了若干款游戏。这种情况显然是不合理的,而作者也完全可以凭此来撤销在单机游戏时代之后的授权。

        当然,具体到骏梦游戏的《秦时明月》来说,从骏梦与玄机多次联手对这款游戏进行宣传以及随后骏梦通过媒体晒出的玄机授权的补充协议来看,双方显然就此问题已经达成了一致并和解,骏梦至少在这部作品上得到了玄机的认可。因此骏梦版《秦时明月》在今天与畅游的《秦时明月2》一样都同属正版之列。但这种因时代变更、主机更替而导致的IP授权更迭现象,却即是颇为值得深思的。

        福利:如何使用被封杀的IP?

        伴随着IP在手游领域愈发重要,使得很多发行商与CP加大了对于IP的囤集力度。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到了“饥不择食”地步。而在2014年末,广电总局以“反对涉及暴力、恐怖、犯罪”为名的一纸IP禁令使得多部动漫被下架,包括《尸兄》、《东京食尸鬼》等IP也在被禁之列。而对于签了这些IP的企业来讲,花大价钱签的IP却无法使用,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而如果这些企业不想让这些IP白白浪费,应该怎么做呢?

        事实上,在现场的演讲环节中,王韵律师并没有涉及到这一环节。龙虎豹在私下与之沟通之后其尝试着做出解答。而在此龙虎豹做为本文的福利奉送给大家。

        事实上,无论是做为《尸兄》还是《东京食尸鬼》,之所以被禁其原因是因为有关部门反对其中的黄色、暴力、恐怖、犯罪内容。而对于其中的角色等相关合法内容,却并没有反对之处。换言之,如果说这些公司能够将这些内容剔除,并合理使用的话,未尝会使IP白白浪费。譬如对王韵律师在讲到同人作品时举例的《金瓶梅》,郑振铎先生曾说:“如果净除了一切秽亵的章节”,《金瓶梅》仍不失为一部伟大的写实小说。”

        对于此,王韵律师给出的建议是“合理使用其中的资源”。而合理的关键第一在于剔除其中的相关不良内容。第二则是可以使用其中的角色,但尽量不要叫原角色名称。第三则是在剧情上可以相关,但不要做的血腥、暴力、色情。而其次最关键的一点,将这三点做到并不意味着这些IP就可以使用变成游戏了。因为他们仍处于被封杀之列。但是可以考虑换一种方式,如以《尸兄》这部漫画为例,取得了该IP的中清龙图可以将游戏改名为《不是尸兄》。这样一方面明确的在标题中说明了与《尸兄》这部动漫完全无关,甚至是势不两立的态度。另一方面则在玩家心中造成了相似的印象。而结合相关的剧情与内容则可以吸引玩家。至于说一些小CP或者发行因此而引发的“侵权”行为也不必在意,因为这些发行商本身已经取得了上述IP的合法授权。因此完全可以被视为是一种合理的使用。当然,最终能否通过审核还是要看其中的内容和行政部门对此的理解,因为有些情况已经超出了法律的范畴……

近期热门游戏

礼包领号

王者荣耀专区
西游女儿国超好玩独家礼包 领包
敢达争锋对决精英专属礼包 领包
剑与家园独家礼包 领包
NBA梦之队3公测礼包 领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