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豹】一百万期权的教训 看一个创业者是如何被坑的

编辑:张起灵 发布时间: 进入论坛

来聊聊八卦。

日历翻到2017年2月22日,微信朋友圈被一条消息引爆。在头一天的深夜,展游科技“联合创始人”的妻子发出微信,称“自己的老公被CEO赶走了,且没有股权”。

这一消息在21日深夜发布之后被迅速引爆,并以22日中午12点为分水岭,事件本身完成了发生、反转的全过程。舆论与不同领域的知情者纷纷发表言论,各执一词。围绕“互联网选妃、VERA WANG婚纱和奖金”等各种说法不一而足。

也正因此,龙虎豹选择在事件过去将近一周的今日将本文刊出。在人们的热情由于荷尔蒙的褪下逐渐冷却,并重新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情况下。抛却“互联网选妃、期权与VERA WANG婚纱”这些细枝末节再来审视这一事件的前因后果,想必会有一些全新的思考。

下面,就让我们从头开始。

陈羽翔与他的展程游戏是怎样一家公司?

在2月22日事件爆发之初,所引发的第一项质疑即是:展程游戏的产品是否在2013年具有累计流水一亿,利润五千万的盈利能力?发出此质疑者从移动游戏行业主流的分成模式列举了一组公式,试图证明展游科技的产品实际并没有如此之高的盈利能力。

这一说法引发了诸多行业从业者的赞同,但在龙虎豹多方观察之后发现这种赞同并非是建立在对于质疑者所列举的公式赞同之上,而更多是基于展游科技彼时的“默默无闻”。的确,2013年的时候《我叫MT》、《大掌门》风头正劲,《扩散性百万亚瑟王》《武侠Q传》则开创了“端游式营销”的先河。而展程游戏与其产品《悍将三国》相比之下的确是默默无闻的小字辈。在当时的行业的大背景之下,这家公司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家因为手游行业爆发而进行“轻资本创业”的CP。

但展程游戏并不是这样的。

按照龙虎豹的调查,展游的前身展程游戏成立于2010年9月,其创始人暨CEO陈羽翔是1987年生人。职业生涯早期与网游并无交集,2005年时其曾在8181军人网担任网站设计与运营一职,而后在2009年时其加盟了康盛创想,一直到2010年9月其选择离职并创办了展程游戏,最初时其主营业务为基于SNS平台的社交游戏。

在2011年新浪微博主推“微游戏”时,展程游戏的CEO陈羽翔还曾被作为“微游戏”的明星CP,与《开心农场》研发商,五分钟的COO徐诚共同“坐而论道”。通过这些过往辉煌的简历,我们也不难发现展程游戏尽管成立年限并不算早,但却是一家拥有一定底蕴与积淀的CP。

但是,“拥有底蕴与积淀”似乎仍不能作为展程游戏旗下的《悍将三国》累计流水超过1亿的理由。而一位当时的渠道负责人在调取工作记录后的回忆也颇不利于《悍将三国》。据悉在当时这部作品在国内一家以重度用户著称的Andriod渠道上月流水仅50万左右,按照这个数字来估算,全部的Andriod渠道加起来也不过是一千万流水出头,而这时是2012年末,360游戏和百度移动游戏尚未涉足Andriod的情况。

但在时间进入到2013年之后情况有了一些改变。一方面是从时间轴来看,展程游戏在进入这一年之后长达一年时间里一直在进行《悍将三国》的东南亚各国版本的上线工作。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公司分别上线了港、澳、台地区、日本、韩国、泰国等国家与地区的版本,特别是在韩国该作还接入了KaKao平台,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如此积极地对于产品进行海外版本的上线,想必的确是海外地区的表现让展程游戏收到了一些甜头。不要忘记,这是一只在2013年8月规模还不足30人的小团队。

而在另一方面,关于竞品厂商的一些回忆似乎也能够证明展程游戏的确“尝到了一些甜头”。作为2013年移动游戏市场的爆款产品之一,昆仑游戏旗下的《武侠Q传》的市场操盘手——庞益军在面对龙虎豹时这样表示:“2013年时,《悍将三国》是唯一一家能够和《武侠Q传》在资源位置上进行激烈争抢的厂商。”

两相对比,《悍将三国》当时在市场上每月投入的广告费至少在千万级别,而如以此前2012年12月全Andriod渠道月流水仅在一千多万的数量考虑,这笔广告费是展程游戏无论如何承担不起的。也正因此,结合其iOS榜单的表现以及其在海外频繁的动作,不难推测展程游戏在团队小,成本低且“自研自发”的情况下,至少赚到了每月能够拥有1500万左右级别的净利润。

而在另一方面,在此番事件发生后,当事方展程游戏“研发副总”与韩冬辉妻子对于奖金金额的不同描述也能够证明这一点。一种说法称当时展程游戏曾将《悍将三国》首月的利润全部当作奖金发给了创始研发团队,在这其中韩冬辉究竟拿到的是其妻子口中所述的“100万”还是陈羽翔在公开回应中所述的“200万”在龙虎豹看来并不重要。

双方回忆中对于奖金金额的不同恰恰证明在当时展程的确给团队发放了一笔“数额不菲”的奖金,而这一事实则也清晰地指向了一点:那便是这部在2013年听起来默默无闻的《悍将三国》,的确使得这家公司收获了此前从未有过的利润。如此来说,若说这部作品能够累计流水过亿,也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截止至这一步,陈羽翔和展程游戏都不失为移动游戏领域一个成功的创业团队。而在企业于行业风口期收获第一桶金的情况下,为了能够形成可持续发展,接下来的做法不外乎有二:其一在业务层面扩大研发团队规模进一步推出大作;其二则是伴随着业务、营收和公司规模的扩大完成公司在资本、人员层面的优化与布局,这不可避免地触动到一些人的利益。古往今来因此“兄弟反目成仇”的案例比比皆是。看起来,韩冬辉与展程游戏此番突然爆发的矛盾,似乎也与此有关。

CTO与“二号员工”

要弄清楚此番矛盾的根源,有一个不能忽略的问题是:韩冬辉在展程究竟是什么职位?

龙虎豹在调查中获得了一份韩冬辉的个人简历,在简历的“工作经历”一栏中,赫然显示2010年10月至今韩冬辉在北京展程游戏所承担的是“CTO”职位。而其具体工作内容包括“负责关键产品(如悍将三国的研发),用技术手段控制成本,负责控制引进核心人才,培训并建立公司技术团队”等。再往前的经历显示其曾在康盛创想(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担任项目经理,负责央视网外驻项目的后端开发以及公司的日常后端需求。看起来,这是一名专注于PHP后端技术的研发人才。

韩冬辉配图1.jpg

韩冬辉简历图.jpg

让一名专注于PHP后端技术,且此前无任何游戏项目开发经验的研发人员担任一家移动游戏研发商的CTO,这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联想到创业团队在创业之初苦于没有足够的资金与品牌招揽更为合适的人才,且展程游戏在2010年成立时曾是一家专注于页游社交游戏领域的研发商。因此不排除此时同在康盛创想供职的陈羽翔以“技术合伙人”作为许诺说服韩冬辉与其共同创业——在移动游戏爆发当时还遥遥无期的情况下,基于页游的社交游戏设计规则要相对简单得多。而韩冬辉在此时未必不能胜任此职位。

而在随后的时间里,一直到2013年末期,韩冬辉也确实是在用这种思路在做事。能够证明这一点的除了此前网上流传的“韩冬辉曾垫付几个月展程的房租”之外,就是一位2013年时从展程游戏离职的策划的回忆。据他称,当时在公司内部,韩冬辉要求团队由下至上要保持对陈羽翔的“绝对忠诚”。甚至其个人在当时的离职,还曾引发了韩“较大的不满”。

但在另一方面,在移动游戏爆发,展程游戏公司业务产生较大变更且实现了第一阶段突破性爆发的情况下,势必也对于技术人才拥有了更高的要求。这一点,身为CEO的陈羽翔不可能没有认知,这一点通过事件发生后第二天夜间陈羽翔回复某自媒体的言论即可看出。在当时那篇题为《兄弟阋墙,不出恶声》的文章中,陈羽翔只承认韩冬辉为展程游戏“第二名员工”。而在CTO这个问题上,其明确表示“我们创业开始时只有五个人,大家只是想着一起做一款产品,没有title,也没有明确的股权承诺。”

而在龙虎豹看来,这样的思路可能不仅仅始于当下,而在更早的时间结点里即已在陈本人的脑海里有所体现。早在2011年时,同样是在知乎上陈羽翔回答一个有关于前端后端人才需求的问题时曾明确表示:“作为一个IT Designer,一定要有一项精通,无论是前端还是后端,这样你才能在某个领域有所专长。作为一个优秀的ITer,为什么最基本的前端和后端知识都不去了解呢?”这段话在肯定前端与后端对研发团队的重要性之余,却也有意无意地表露出了“前端与后端知识是基本的”这样的想法。在这样的总体思路之下,结合随后公司业务变更,且拥有更大化发展需求的情况,韩冬辉被逐渐边缘化也理所当然。可以佐证这一点的还有一位展程内部员工向龙虎豹透露的“陈(羽翔)有点不待见韩冬辉。”

知乎截图.jpg

但在另一方面,这样的思路伴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是否为彼时分别担任公司“一号员工”与“二号员工”的陈羽翔和韩冬辉所共同认可却是个疑问,从陈羽翔近日的发声来看至少其在早期的业务层面对于韩冬辉充分认可。但就双方的“共同认可”这件事来说,似乎二者在2013年之后就有了一些心态上微妙的变化。

始于后端,终于……

说到双方认知的变化,不能忽略的一个问题是,对于陈羽翔认知的这种变化,韩冬辉在公司内部是否有所察觉?特别是在2013年产品成功,展程游戏处于业务扩大化阶段的时候,其是否又有一些相对应的措施?

要回答这个问题,还是要看韩冬辉在这个阶段做了些什么?

在此番的事件中,从头至尾韩冬辉的角色颇为清晰。按照其妻子的描述,这是一位认真、单纯、且专注于技术的“研发合伙人”。在整个展程游戏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但恰恰就是这样一位对公司发展“举足轻重”的人物,在展程公开的对外声明中却是另一番形象。无论是“研发副总”非正式的公开回应还是陈羽翔的正式公开回应中,均明确地表示“韩冬辉在2013年末时已经明显不在工作状态。”而此前网上流传的消息甚至有人称“其已经长达两年时间没到公司上班”。

“两年没到公司上班”肯定是言过其实的说法。这是因为在龙虎豹的调查中,一位前展程内部员工非常确定的表示韩冬辉在2015年末时仍在公司任职,并且其主要职位是“后端程序的总负责人”。这基本证明至少截止至2015年,韩冬辉仍在公司担任“后端程序负责人”的角色,这个职位显然和CTO是两回事。

但一个问题与之俱来。在2013年12月发放奖金之后,从时间轴上来看,展程游戏又先后推出了《暴打魏蜀吴》、《暴走幻想》等作品。而结合陈羽翔公开对外宣称的“2013年末韩不在工作状态”的说法,那么不难推断出在这一时间段里,仍然身居“后端总负责人”的韩冬辉虽不至于像网上流传的“与几款作品全无关系”,但的确应对几款作品贡献不多。而结合展程本身团队飞速扩张,但截止至2017年仍没有任何“借壳”以及“挂板”的动作,对于资本市场没有明确的要求的情况下。韩冬辉确实没有体现出足够的价值,而如以CTO的标准来要求其的话,无论是基于个人还是公司的角度出发,这种情况都堪称是一场灾难。

在此,我们不好揣测韩冬辉究竟是否如网上所流传的那般:因为产品的成功而使得整个人的工作状态下降。但通过种种调查来的事实不难发现,其在2013年之后一直到2015年乃至是更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表现出与公司发展需求所相匹配的成长与价值。而更重要的是,似乎其自身也没有体现出想要进一步成长和学习的想法。体现在具体的表现上,除了其在2015年末时仍然身居“后端总负责人”之外,即是在其简历中的“求职意向”一栏中,赫然写着“技术总监”。一名曾经拥有过成功的爆款产品经验的CTO在为自己进一步寻找出路时仅仅愿意出任“技术总监”一职,这似乎已经无法简单的用“低调”来形容。

最后的结语

此番事件中一个颇为值得注意的焦点是,尽管第三方在舆论爆发均对两方各执一词,猜测万分,但身处漩涡中心的韩、陈二人在对事件的公开回应中却均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克制。当然,不排除在事发后双方为避免更多舆论造成对自身更为不利的影响而双双选择了克制。

但在另一方面,亦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性——那即是引发此番事件,当事双方在2月21的那次会面,原本在计划中根本就不是一次促使二人做出最终决定的、“你死我活”式的摊牌较量。在这次会面中,双方最初仅仅是计划将彼此对于工作岗位、身份以及对方能力和所得的认知进行一次交流。但在交流结束后,基于与此前对自身岗位、能力、身份的认知的偏差较大,难免引发了韩冬辉回家后的不满与牢骚,继而就有了其妻子的那封邮件。

如果这一猜测属实的话,那么结合当下行业背景与展程游戏伴随着产品生命周期临近,以及未来发展的需求,韩冬辉并不会是此番被约谈的唯一一人。而基于谈判双方不同的认知与此前展程由于CEO个人持股而造成的由上至下的沟通不畅的局面,陈羽翔的要应对的麻烦可能才刚刚开始——相比之下,期权分配等到成了一个相对较为细节的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在此番龙虎豹调查的展程离职员工中,对于陈羽翔个人普遍颇有微辞。

而对于韩冬辉来说,在经历此番舆论的阵痛之后,其对于未来的选择仍然不甚清晰。龙虎豹在祝福之余只想对其说一句:“你曾经所拥有的,和你今天所失去的,都不是你生命的全部。你的认知与思维,是否能够与你的需求相匹配?这个问题要想清楚。”


近期热门游戏

礼包领号

王者荣耀
权力与荣耀王权礼包 领包
魔女骑士团三月礼包 领包
魔域口袋版3月媒体礼包 领包
龙之谷手游超好玩礼包 领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