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豹】手游企业需不需要杭州绿城?

编辑:liyue 发布时间: 进入论坛

2015年5月6日,有媒体曝出某以游戏为主营业务的互联网企业欲以1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中超球队杭州绿城,此消息引起了龙虎豹关注。

  2015年5月6日,有媒体曝出某以游戏为主营业务的互联网企业欲以1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中超球队杭州绿城,此消息引起了龙虎豹关注。


  按照该媒体透露的信息:收购方是一家“以网络游戏为主营业务的互联网企业”,文中,代号为A公司。据称,A公司已经分别在上海与北京开启了三轮谈判。因此,有媒体将目光聚焦于盛大与巨人两家企业身上。


  龙虎豹以为,基于收购足球俱乐部所带来的效益,更多体现在社会效应以及资本的附加价值层面,而对于业务层面助益不大的现实来看,所谓的“A公司”并非盛大、巨人这样的老牌网游企业,而极可能是在更为广阔的A股市场上的某家企业。


  那么,究竟是谁会收购杭州绿城这样一支球队?


  浙报传媒


  考虑到传统媒体对于网游的认知较为宽泛的因素。因此如果真的有一家企业开了1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杭州绿城足球俱乐部的话,那么位于浙江省内的浙报传媒很可能是第一接棒对象。这家企业上次出现在游戏行业中是在2012年中期,以35亿元收购了盛大旗下浩方和边锋两大竞技平台。而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浙报传媒先是在去年上半年由子公司东方星空入股起凡游戏5.75%股权,随后又在2014年5月将旗下的电子竞技平台“直播TV”上线。凭借这一系列动作,2014年浙报传媒在网游业务的营收上达到了8.02亿元。而在利润方面浙报传媒仅凭浩方平台一项就达到7.02亿元,占据其总利润14.01亿的一半以上,比较符合“主营业务为网络游戏”的特征。


  浙报传媒的平台足够大。那么,其是否需要杭州绿城队?浙报传媒需要。


  浙报传媒自2010年上市伊始即制定了“加速互联网化”的大策略。而从2012年到2015年的一系列动作来看,在其“新媒体”的总体策略制定下,这家A股上市公司更偏重于对于竞技平台的布局。在浩方、边锋之后,这家公司又正式将“战旗TV”推上线。而此时如果能够收购一个类似于浙江绿城队这样的线下实体。一方面凭借这一实体的用户人群重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加速其从华奥星空到战旗TV等传统体育与电子竞技平台的资源整合。另一方面凭借绿城队在浙江本省乃至是长三角地区的影响力,对于浙报传媒的品牌打造与落地工作也有相当程度的助益。


  无独有偶,在今年1月28日的财报会议中,浙报传媒在回答投资者“是否能在足球视频或者足球产品领域进行投资”的问题时也曾对外透露:“公司体育视频业务在推进中”。


  但问题在于,浙报传媒本身对其新媒体下的竞技平台定位是什么?


  如果说并非是单纯针对于华东地区而是全国范围的竞争。那么浙江绿城队自身带有的地域属性无疑是其整个业务环节中的一大瓶颈,在这种情况下10亿的收购显得代价过高。


  考虑到浙报传媒本身带有的特殊背景,以及当前足球概念股在A股市场开始受到热捧的情况。在下一个阶段也许浙报传媒会推出一个与足球相关的项目,但那时就和绿城就没关系了。



  博瑞传播


  这家A股上市公司的整体战略其实与浙报传媒类似。但较前者,做为西南地区最大的A股上市公司,其在政府层面的背景更为深厚。2015年4月,这家公司刚刚顺利完成换界,魏啸正式接替裘新负责新媒体游戏相关业务的发展规划及投融资。考虑到其本身为西南地区最大的A股上市公司,并结合成都地区长期没有中超球队的事实,如果此时博瑞传播出资10亿收购绿城队。无论是在资本层面,还是在社会层面的效应来说,对于这家公司都是大有裨益的。


  可问题在于,尽管是同样以“新媒体”做为未来业务的发展方向与核心,博瑞传播与浙报传媒在具体的操作方式上仍有所不同。相对于浙报传媒本身更强调通过竞技平台进行资源整合包装进行资本运作的手法,博瑞传播则再操作上更偏向于游戏的研运一体。


  2015年初,博瑞传播旗下的博瑞梦工厂在上海设立了发行中心,其2015年目标为7亿净利润。所以,尽管收购浙江绿城队并将之西迁会使得博瑞传播收获较强的社会效应,但在收购之后对于博瑞本身内部资源来说并无太大互补性,因而对其在资本层面无法产生太大的助力。在此情况下空养一只球队,似乎并不合算。因此,也许博瑞传播会去尝试着做一个足球项目,但当下的绿城队,似乎并不在其计划之内。

 

  世纪华通


  传统意义上,在中国收购足球俱乐部的价值往往是社会效应大于实际效益。但在此之外,如果将目光抛向A股高潮,结合在当前环境下足球相关产业与游戏的高估值的话,的确还有一种别的玩法存在。


  也正是基于这层考虑,同样来自于浙江的世纪华通也是绿城的潜在买家之一。


  这家A股上市公司原本的主营业务是生产热交换系统塑料生产商,属于汽车零部件的二级供应商。2013年10月,公司停牌并在随后以1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上海天游软件与无锡七酷网络100%股权。收购完成后天游CEO王佶和七酷网络CEO邵恒分别持有世纪华通12.13%与15.42%的股份。值得一提的是,世纪华通旗下的天游软件对于球类游戏并不陌生,在端游时代这家公司曾经成功运营《街头篮球》并积累了30万左右的用户。在2014年时,这家公司原定于去年6月世界杯期间推出《街头足球》但未能如期推出。


  如果在现阶段以10个亿为代价拿下绿城队的话,那么凭借旗下的新兴网游业务与传统的足球实体,将之重新整合打包后完全可以组成一个新项目。而且天游CEO,也是世纪华通新任CEO王佶曾经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谈及过类似项目,即通过线上的网游与线下的球类游戏实体,联动媒体渠道组成一个全新的线上线下一体的竞技平台。


  这个概念有点类似于当年久游推广《劲舞团》的手段,而如果这一项目得以实施的话,不难想象,对于世纪华通在资本市场的估值将是再一次有力的推动。另一方面,考虑到世纪华通仍属于传统汽车领域的上市公司,收购绿城带来的社会效应的叠加,对其也有相当的助力。如果浙江绿城队被王佶看中并收购的话,也并不令人意外。


  考虑到世纪华通当前的资本背景以及其CEO王佶所讲“公司将寻求多途径发展”的言论,其平台内必然会有一次重组,但最终能否成功收购,恐怕这事的主动权还未必在世纪华通手里。



  写在最后:手游行业需要足球俱乐部吗?


  有一种说法认为,杭州绿城队传出要出售的消息,是一个“逼宫”的举动。其目的旨在吸引关注。如果这一说法属实的话,那么这家“以游戏业务为主”的互联网企业就是一个并不存在的个体。


  但龙虎豹对此问题并不感兴趣,只想讨论另一个话题:手游企业需要足球俱乐部吗?


  不需要!


  提起游戏企业与足球的联姻,大多数人会瞬间想起十余年前朱骏通过收购上海九城队并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入股申花的故事。但在龙虎豹看来,以今日的大环境来说,除非某位老板对于足球拥有近乎狂热的喜爱,否则这一历史已不可重现。


  朱骏昔日入主足球圈,其对于足球狂热的喜好的确起到了强烈的推动作用。但与之相对应的,是在当时中国的网络游戏乃至互联网仍处于野蛮生长期,在资本市场远没有今日风光,朱骏需要借助更具话题性的投资来增加自身的含金量。甚至在一次采访中,朱骏也曾很直接的表示:“我投资足球,也跟我公司的游戏有关。理由很简单,一个礼拜有7天,报纸、电台、电视台都写《魔兽世界》,怎么写法?那就写《魔兽世界》的老板好了。”


  十年过后,随着中国网络游戏市场格局逐步形成以及规模的扩大,特别是手机游戏在近几年的崛起,使得国内资本市场对于“手机游戏”这一概念迅速调高估值。在今天,手游企业可能会通过与足球俱乐部合作来进行整合营销,但已经不需要通过此种行为来提升公司的整体品牌。


  2007年九城全年营收为12.7亿,其中净利润为2.409亿元人民币。这其中90%以上为《魔兽世界》贡献。但在2014年,仅拿莉莉丝科技所研发的《刀塔传奇》来说,其单月流水已突破3亿元人民币。这样的数据,使得成功的手游企业自然不需要通过足球产生的“社会效应”去引发资本市场的关注。而对于绝大部分还未大成的手游企业来说,收购足球俱乐部的代价又太高。在今天,一家手游企业做大之后往往会去尝试泛娱乐化发展,但相对于足球来讲,影视、动漫在社会效应以及实际效益上的回报率更高,也更容易形成链条。


  那么,是否这就证明足球俱乐部对于手游企业特别是A股手游企业就毫无价值了?


  答案同样是否定的。


  应该看到的是,基于国民对于足球的广泛的认同来看,其仍然具有不可估量的社会效应。在2015年3月《中国足球改革方案》颁布的情况下,足球这一概念逐渐开始在资本市场受到追捧。如果一家网游企业能够顺利将足球与网游的概念整合打包,其产生的叠加效应将不可低估。


  但问题是,A股市场从来不缺乏资本运作的高手。也正因此,如果绿城最终卖给一家精于资本运作但在实际业务层面有严重缺陷的A股企业,基于球队在运营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高成本,以及这家A股公司在实际业务层面的匮乏,非但无法产生浙江球迷所期望的“恒大入主广州足球”类似情况,反而可能令杭州绿城彻底沦为资本运作或套现的工具,陷入另一个泥谭。


近期热门游戏

礼包领号

王者荣耀专区
西游女儿国超好玩独家礼包 领包
敢达争锋对决精英专属礼包 领包
剑与家园独家礼包 领包
NBA梦之队3公测礼包 领包